大会动态

【热点回顾--医疗信息化+互联网医疗专场】陈中阳:医疗+互联网,信息化的价值链

陈中阳xiao.jpg


undefined

陈中阳--北大医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裁

各位投资界的朋友,各位同道,大家上午好!我个人比较少参加这种场合的会,但我今天上午通过听这个会,包括跟在座一些朋友聊天,我觉得来这个会是对的。朱老师的演讲和陆老师的演讲让我觉得收获特别大,如果中国的官员都像朱老师这样爽快的话,我觉得中国的机会会更大。

我说跟医疗信息化领域是同道,其实跟各种在座投资人也是同道。我来这里没有融资的目的,也没有投资的目的,我想从我们的视角去讲一讲。

北大医信和北大医疗属于兄弟公司,北大医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我们是一家IT公司,我们不是做医疗服务的,我们是基于IT的服务,医疗的服务是在我们的兄弟公司。我也比较关注互联网医疗,虽然我们自认为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医疗信息化的公司。我一个朋友跟我说,对待互联网,不管你认为它是一个工具,还是一种思维,不要有那种态度,看不见,看不起,追不上,我特别认同这个观点。刚才陆总讲的观点我非常非常认可,我觉得在你没有做到真正的平台建起来,大家都认为你是平台的时候,这个话不要去讲。

在座有很多做投资的,做行业分析的,对政策比我清楚得多。我们是以一个IT公司的角度帮助政府也好、帮助医院也好、帮助老百姓也好,去解决这些痛点。包括克强总理也好,各个部委联合发文说怎么推分级诊疗。包括是人都会讲大数据,但是数据究竟在哪里?能用吗?谁来用?不要人云亦云。毫无疑问,医疗健康领域蛋糕足够大,我觉得可以养N个平台,养N个公司,我讲我的观点一定不是完全客观的,不管是互联网医疗还是移动医疗,从C端切入还是像我们这种传统的从院内往出走,我觉得这都没有对错,每个公司的战略、基因都是不一样的,对于你来说就是基于你的战略走一条路。我认为这里面的确是有非常多的痛点要改善,但是这个体制核心的资源,在我们能看到的一段时间里面,还都是在大医院大专家的手里,我们怎么去补充它,怎么去帮助它,我们除了去颠覆它,有没有可能他们真的是什么都听不进去,他们拿来做更好的服务,包括给医院带来更好的收入吗?不是这样。他也需要真正把患者当成一个客户去做服务,所以我是觉得,你说医疗+互联网也对,说互联网+医疗也对,我们要做的是医疗+互联网去做,以大医院为核心,我们跟政府的合作等等都在里面。

我先说北大医信是做什么的,我也做投资的,做投资都喜欢看未来的成长。这张图显示了北大医信的前世今生,1994年,众邦成立,2006年,北大方正收购众邦,曾经我们的医疗信息化作为一个公司的事业部存在,2014年我们认为,因为我们有资源,从众邦到医疗信息化的积累,2014年又把整个团队剥离出来,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公司。今天北大医信的股权结构是北大方正70%,管理层30%。应该说北大医信是中国相对传统的HIP领域的唯一的国家队,我也不觉得我的任何的竞争对手里面有有背后的北大医学部的资源,包括北大的资源,包括北京大学医疗大数据研究院。

我们有三块业务,我不会说到产品,产品就太多了。我们一直在做的是医院的信息化,医院里面含什么系统大家都知道,大家会提到各种细分的领域,我们有一个集成平台的产品,信息化是服务于管理者的。当时,针对北大人民医院这种大型的三甲医院,一家不用特别大的普通的三甲医院,里面信息化的供应商不下二三十家,每一家的消息沟通的机制都不是不一样的,我遵照国际国内都认可的标准,把你的在同一个平台上打通,把你的数据放在一个统一的中心里面,就不用去谈什么医疗大数据。

我相信在座真正熟悉这个行业都会知道,不管是我们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,十几年前医院对信息化没有那么强的依赖性。这是我们从1994年做到现在已经做了22年的业务。面向区域医疗,把区域里面大大小小的,不管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机构连接起来,不光是数据的连接,而且是一些信息的实时连接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民营医院集团化的管理,我们其实已经上了很多这样的业务。我们也做移动医疗,但我们是自内向外做移动医疗的业务。

这是我们现有的活跃的医院,这里面不乏超大型的三甲医院,大概200余家三级医院。我们有很多大型的医院,我还是想以北大人民医院来举例,它是因为上了我刚才说的集成平台,能够把数据建成一个统一的中心。我们把北大人民医院从2008年所有的历史数据,按照国内国外认同的标准,存在一个统一的数据中心。一年多前的数字大家是已经达到了100多T的数据,60G的每日新增。其实在美国真正数据做得非常好的医院都不是大的医院。到今天,我们目前有30家三甲医院客户上这个集成平台。

我们做的案例远远多于这些,但我只说四个案例,第一个是贵州省电子病历平台,一期已经做完了,连了66家医院,二期会再接200多家医院进去。另一个是银川智慧医疗平台,银川市人口并不多,我想把它做得更深一点,一期也做完了,在当地真正能够落地,因为我觉得银川的班子是非常有想法的,它是被习大大关注的一个地方。最近央视经常会报道罗湖的医改,罗湖为了做这个事情,真正建了一个医疗集团,其实它给了很多的指挥棒。怎么样老百姓小病去社区,大病去大医院,其实不是喊口号就可以了。另外一个是北大医疗联体融合管理。这是我在区域医疗想做的事。

我们叫移动医疗也好,叫互联网医疗也好,我们想去学习,我认为互联网在我看来是一种思维也好,工具也好,在座很多人做投资,那就一定会说这个模式到底成不成立,我刚才说了,我们用一句话概括,我们是由内向外,我们有这么多医院,院内有我的系统,在座如果有保险公司的朋友,包括真正你真正大数据产业里,我觉得数据来源有很多,但我认为核心的数据还是在人,我们这么多年的确很苦逼,也不像BAT那么赚钱,但是帮我们做了很好的信息化的基础,我们的核心只是我们从院内向院中、院前打造这个平台。这个平台不是只是做轻问诊、导航、挂号。这是我们的竞争力,或者说我们的门槛。我们做这些东西不需要去砸钱,我不需要去买用户,但我可以体规很多的有粘性化的。当然患者是很重要的,同时面向医生,同时面向医院的管理者。我们也给医生提供很多知识,包括医患互动。另外一个我们想强调,这个平台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,我们努力在做,还没有做到,我们有千几百家医院,我想说,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,我可以给我的竞争对手,我也可以给专注做移动互联网或者是互联网医疗的公司去合作,我们并不想做一个垄断的平台,我绝对做不到,我基于我的优势去做,真正最后如果要让老百姓获益,真的是一个开放的,这也是互联网思维我认为的一点。

我认为,一个公司不管有多大的规模,现在北大医信大概有1000人的团队,你应该做你擅长的东西,所以我希望,基于北大医信任的这个平台,我希望可以跟各位,不管是创业者,大家都可以合作,哪怕是咱们的业务完全重叠也没问题,我也很看好未来保险公司,特别是商业保险公司在医疗领域能起的作用。我们也没有说这个圈里面我们是核心,不是,我们只是其中的一环,不管是为医院服务、为政府服务、为保险服务、为患者服务,我觉得大家能够开放的心态,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,才能真正建立一个生态,最后的受益人是中国的老百姓。


相关阅读